第2533章 夏叔和叶宫主

叶伏天将丹药分给三人之后,随后和尘皇一起朝着星空而去。

他们来到星空下方,尘皇盘膝而坐,星辰权杖放在膝盖之上,闭目修行。

叶伏天抬头看了一眼,顿时苍穹之上,一颗颗帝星神辉洒落而下,降临尘皇身躯之上,这并非是尘皇自己沟通,而是叶伏天所召来,让尘皇能够更清晰的感受到帝星神辉。

与此同时,星空之上出现了一道虚影,赫然乃是紫微大帝的面孔,一股无上帝威弥漫而下,犹如神威。

这神威,同样降临尘皇身上,仿佛整片星空的神力,都笼罩着他,同时给尘皇一股强大的帝威压迫力,叶伏天的目的便是让尘皇能够更清晰的感受帝威。

尘皇沐浴神辉,一身长袍都变得极为璀璨,通体神光流转,叶伏天看了一眼,随后转身离去,与此同时,尘皇将一枚丹药扔入口中。

叶伏天能做的只有这些,接下来,便要靠尘皇自己去悟了,他停留在渡劫第一境已经有许多年的岁月,境界非常深,但却一直没有找到第二劫的气息,希望这片星空世界以及两枚丹药,能够助他一臂之力吧。

星空修道场,许多人都看向尘皇那边,诸人知道,叶伏天在尘皇身上寄予了很大的希望,如今的局势下,他们所面对的都是巨头级的势力,但紫微星域,还缺少巨头级别的修行之人。

尘皇,是距离第二重大道神劫最近的修行之人。

随后,叶伏天又召集了一批强者来到身边,这批强者不是渡劫之人,而是其它重要人物,有紫薇帝宫的强者,还有他的老朋友,大师兄、三师兄、斗曌、萧沐渔他们,也有许多长辈,太玄道尊、天河道祖、南皇、萧鼎天等人。

这段时间以来,叶伏天闭关修行炼丹之术,随后便一直在炼丹,炼制了一批丹药,这第一批丹药,他亲自炼制交给诸人,但接下来丹药的炼制,便主要由木道人他们来负责,除非是一些特殊丹药。

次神丹以下级别的丹药,如今对于叶伏天而言比较简单,因此他主要的时间都用在炼制次神丹上,这些丹药不少都是批量炼制的,但是对于人皇级的修行之人而言,也是极其珍贵的丹药,一些丹药甚至是如今这个时代失传的,来自丹帝传承。

叶伏天将丹药交给了诸人,紫微帝宫许多修行之人本身修为就非常强,不少都是人皇顶尖人物,如今又得顶级皇品丹药,自然非常高兴。

他们,还有铁瞎子、老马等人,都是有机会冲击渡劫境的。

紫微星域虽然现在暂时弱了一些,但后面的修行之人,都潜力巨大,尤其是下一批强者,他们还没有成长到巅峰层次,但如顾东流、叶无尘、方寰、斗曌他们,其中不少都是跟随着叶伏天一起成长的,基础都极为扎实,又在星空修道场沐浴帝星修行,还有叶伏天几个弟子,方寸他们几个,都潜力无穷,天生道体。

如今,又有丹药相助,只要给予他们紫微星域一些时间,除那几大帝级势力之外,他们不会比其他势力弱。

最后,叶伏天看向太玄道尊、天河道祖、萧鼎天、斗氏部族族长等一批原界老一辈的人物,取出不少丹药交给他们,道:“道尊和师公你们修行有些不同,走的路也不一样,可能要更艰难一些,但即便是伪帝,也不是没有强弱之分,只能顺应这有缺的天道。”

太玄道尊等人点头,他们自然知道自己等人基础要差一些,颇为惋惜。

大道不完美,他们注定没有其他人走得远,而且,战斗力也逊色,突破了人皇境界,但却难以对抗大道完美的九境人皇,因为他们的道,是有缺的道。

所谓伪帝,其含义是此生不能成为真正的帝。

“这里的丹药,能够强大肉身、神魂、和道之感悟无关。”叶伏天继续开口道:“我听闻纵是伪帝之境,实则也有三境之分,对应三劫,只不过战斗力逊色,但据说天道崩塌的后时代中,也有逆天修行人物修行到这一境的最顶尖层次,和这片有缺之道融为一体,其战斗力,不逊于渡过第二重大道神劫的存在。”

太玄道尊他们点头,知道叶伏天是安慰他们,实际上,他们如今也知道了一些,这一境提升太难,大多数能够走向巅峰的强者,都是大道完美的修行之人。

而且,若论战斗,他们到了这一境,尚且不如大道完美的顶尖人皇,而叶伏天也说,即便是修行到极致,也只能不逊于渡过第二重大道神劫的存在。

等于,他们的战斗力,比境界低一个层级。

不过,有机会继续提升,也是难得契机了,若是一直靠他们自己修行,估计很难,但有叶伏天的丹药以及这修道场,或许会一缕契机。

“我去几位老师那里转转。”叶伏天笑着告辞一声,有好处自然不会忘记自己几位老师。

齐玄罡、斗战、花风流,他们修为有些低,都在紫微帝宫中,虽说他们不一定能够提升到顶尖修为层次,尤其是花风流以及斗战,但至少,叶伏天不会让他们修为太差,即便是为了延缓衰老。

当然,还有诸葛清风等许多九州的长辈也不会少,这些丹药的炼制,以后交给木道人召集的炼丹师就行了。

见过几位老师之后,叶伏天又来到了紫微帝宫的一座宫殿,这里居住之人也是以前于他有恩之人,夏皇。

原界大乱之后,叶伏天离开原界之前,将亲人朋友都接来了紫微星域,担心夏皇在动乱的原界不安全,便也一并接来了紫微星域,在紫微帝宫中安排了一座宫殿给夏皇以及他的亲人属下。

毕竟以前的夏皇也是一界之主。

这座宫殿很大,还有许多偏殿,除了夏皇之外,丫丫和离恨剑主也都在这边修行,他们以前便是夏皇下属,如今算是熟人老友,一起不会那么孤单。

他们还时常会去紫微星域走走,出去看看紫微星域的风土人情,紫微星域只是一颗星辰地界,便远比夏皇界大多了。

这时,夏皇正在大殿前院和离恨剑主下棋,见叶伏天到来,夏皇淡淡的瞥了一眼,没有理会,离恨剑主则是对着叶伏天含笑点头,喊道:“伏天。”

“剑主。”叶伏天笑着回应,又看向夏皇喊道:“夏叔。”

“我不配。”

夏皇目不斜视,手中棋子落下,却是压根没有正眼去瞧叶伏天。

“咳咳……”离恨剑主有些尴尬,道:“这局棋我认输,夏皇,我还有些修行上的问题,便先告辞了。”

“不行,还没结束,继续下。”夏皇强势开口道,虽然如今他已经打不赢离恨剑主了,但毕竟曾经离恨剑主要称他一声陛下,威严还是在的。

离恨剑主苦笑,低头继续下棋。

至于夏皇也叶伏天之间的恩怨,他哪里会不懂?

又不是傻子,很多年前还在夏皇界,一些事情他便以为会有结果,但最终却没有结果。

叶伏天也是无奈,道:“夏叔,我刚炼制了一些丹药,来送给夏叔您。”

“无福消受,不用了,叶宫主别打扰我下棋。”夏皇还是没看叶伏天,冷冷的开口道,语气不善。

叶伏天无奈,求救的目光看向离恨剑主。

“给我吧。”离恨剑主主动开口道:“我最近修行遇到问题,正好需要一些丹药。”

“好。”叶伏天点头,取过三份交给离恨剑主,两人自然都懂。

“夏叔,青鸢呢,我有些丹药要交给她。”叶伏天道。

“在闭关修行,不见客,叶宫主改日再来吧。”夏皇回了一声。

“我送完丹药就走。”叶伏天面对夏皇一点脾气没有,毕竟夏皇是长辈,而且对他有恩,当年九州,若非夏皇,他早已陨落。

“你放下吧。”夏皇回了一声,像是有一股气。

叶伏天苦笑,但这时,他抬头看向前面,只见一道靓丽的身影从那边走来,对着叶伏天开口道:“我正好修行也需要一些丹药。”

说着,夏青鸢走到叶伏天这边,接过叶伏天手中递过的丹药,笑着道:“谢谢。”

“没出息。”夏皇嘀咕一声,夏青鸢一直是他最宠爱的子嗣,但此刻却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
不过夏青鸢也没在意。

叶伏天听到谢谢两个字,一阵苦笑,这两个字,是距离感,若是以前,夏青鸢自不会对他说谢谢。

“没有其他事的话,我便去修行了。”夏青鸢美眸望向叶伏天,看不出有什么异常。

只是,太过客气了些。

而客气,便显得有距离感。

“去吧。”叶伏天想说又不知该说什么,只能点头道。

“恩。”夏青鸢轻轻点头,随后转身离开。

夏皇看了她的背影一眼,心中暗暗叹息,随后更不爽的看向叶伏天,道:“以后叶宫主还是少来这里,扰人下棋的心境。”

“有空再来看夏叔。”叶伏天也没在意,的确是他有愧,还能有啥脾气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