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46章 同样的能力

直接便走么?

叶伏天看向对方,开口道:“阁下不继续在此修行吗?”

“已经看过,不必了。”对方回应一声,便虚空踏步而行,想要离开。

苍穹之上,无比恐怖的威压笼罩前方,直接将对方覆盖在其中。

两大天王护法,天界传人,这必然是世间最妖孽的人物之一了,其地位可能相当于东凰帝鸳之于神州,叶伏天倒是好奇想要看看,他的实力有多强!

感受到这股力量,对方转身面向叶伏天,只见叶伏天脚步往前,浩荡神威绽放,苍穹之上再次出现诸天佛陀,仿佛是刚才攻击的重现。

诸佛共鸣,霸道绝伦,神塔天王和神乐天王都神色凝重,盯着叶伏天,青年则是身形朝前,一股无形的剑意自他身上爆发,撕裂空间。

诸天佛陀同时抬起手掌,梵音缭绕,响彻虚空,又是一尊巨佛出现,威压苍穹,赫然正是诸天浮屠,两大天王没有接下这一掌,不知道这天界传人,能否接下。

无数大掌印垂落而下,杀向对方,只见同时,以对方的身体为中心,无与伦比的剑意出现,天地间出现了无数璀璨至极的金色神剑,直接切割虚空。

那是由无数符文所汇聚的神剑,犹如天道之刑罚,无比可怕,疯狂的朝着诸天大掌印射出,与之碰撞,一道崩灭破碎,场面骇人。

叶伏天眼神中露出一抹异色,伴随着诸天浮屠大掌印轰杀而下,他内心却有些震撼的看向对方,一道无比绚丽的神剑汇聚而生,和轰杀而下的诸天浮屠大掌印碰撞在一起。

那片大道领域之内,一切大道尽皆崩塌毁灭,恐怖的风暴肆虐着,掌印和剑道碰撞在一起,化作毁灭的气流,随后渐渐散去。

青年目光扫了叶伏天一眼,开口道:“攻击不错。”

说罢,他转身离开,两大天王也看了叶伏天一眼,随后跟着他一道离去。

叶伏天这次没有追击,而是眉头紧皱,露出一抹疑惑之意,内心生出一缕波澜。

这青年刚才的攻击,他见过,在东凰帝鸳身上。

他的剑道,天诛,便是因东凰帝鸳使出的剑道所领悟。

刑天神剑!

天界传人,竟然和东凰帝鸳拥有同样的能力,那神法应该是东凰帝鸳从东凰大帝身上修行而成才对。

东凰大帝的神法,为何天界传人会?

天帝界,和东凰大帝,有何关系?

这让叶伏天陷入思索当中,这背后,莫非又有联系不成。

如若有联系的话,岂不是意味着,东凰大帝和天帝界,也存在关系?

当然,还有一种可能,东凰大帝是机缘巧合下修成天界的神法,传给了东凰帝鸳,因而,东凰帝鸳和天界传人都擅长这天刑神剑。

对方走后,尘天尊和顾东流他们走到叶伏天身边,看向那些远去的身影。

“这几人实力都很强,尤其是那青年,竟能够迎接宫主一击。”尘天尊开口说道,叶伏天来之前,他便和对方简单的交锋过,面对三大巨头,他根本不是对手,因此,便也没有强行去战斗。

他们,来自天界么。

“他的实力,不弱于我。”叶伏天开口说道,刚才那一击,旗鼓相当,他隐隐感觉,对方还能更强,实力不在东凰帝鸳之下,也不会弱于他。

“看来,乱世之中,涌现了越来越多的风流人物,这世界,很大,怕是还有顶尖人物,我们没有触及到。”叶伏天低声道。

“此人乃是天界来人,天界天王为其护法,可见他的地位,世间七界,天界纵是衰落,但天帝也曾是盖世人物,出现一位如此存在也不足为奇。”顾东流在旁边道:“然而,这种级别的存在,本就是世所罕见,不会有几人,小师弟便也不必妄自菲薄了,能够和你交手不弱下风的修行者,大概已经是站在了这世间最顶端的妖孽存在了。”

“古往今来,多少风流人物,天下平静了数百年岁月,在几百年前的战斗中,有许多人陨落,但那些活着的顶尖强者呢?他们都拥有悠久的性命,不会老死,可能在隐世修行。”叶伏天道:“我有种感觉,乱世之时,那些风云人物,都会陆续出现于世间。”

如今,天焱大帝都借王霄之身归来,而天界继承人以及天王级人物也出现于世,这是一个征兆。

世间顶尖人物,都将会陆续问世。

之前,神州的那场战争,他便见到了许多强大人物。

“即便如此,小师弟你依旧会站在巅峰,众星璀璨的时代,方能造就举世无双的神话传奇。”顾东流对叶伏天自然是极其信任,他会走上世界之巅。

“三师兄你也一样,我们都会一起走向巅峰。”叶伏天笑着道,这是他们草堂弟子的愿望。

将来,他们还要去东凰帝宫走一趟,还要和老师杜先生一起商量,如何改变这修行世界。

“我们回去吧。”叶伏天开口道,天界修行之人虽说有些不客气,但也没有伤人,算是手下留情了,否则,以天界三大强者的实力,他们驻扎在这里的修行之人根本不够看,轻易会被覆灭掉。

而且,对方只是在此观悟了一段时间,如此主动离去,完全没有掠夺之意,纯粹只是想要来这里看看大帝遗迹,借之修行,为了修行而来。

那青年,极其骄傲,大概是想要四处观大帝遗迹,当年,他便前往过太阴界的地心,感悟太阴之力。

时间横跨了数十年岁月,这些年,他应该走过了很多地方,观悟了许多非凡遗迹吧?

天界,将来不知是敌是友。

又或者,本就没有敌友之分,黑暗世界、空神界,是敌是友?

神州,是敌是友?

在不同时期,大概立场也会转变吧。

他和黑暗世界的某一势力,还有账没算。

而他和神州,也并非尽皆为敌。

未来,谁也不知。

叶伏天离开这边,返回紫微帝宫修行,继续提升自我实力。

唯有踏足帝境,才有决定世间格局的资格,如今的他,在那六位大帝眼中,依旧不值一提。

…………

神州,叶伏天一战之后,双方各自休战,进入了一段时间的缓和期。

据说,东凰大帝派出使者,和魔界三界交涉谈判,不希望战争继续下去,使得生灵涂炭。

这场战争在神州的北崖域爆发,损失最惨重的是北崖域,不知有多少无辜之人陨落。

天焱城修行之人,也离开了战场,回到了天焱城。

此刻,天焱城城主府,一座宫殿之中,王霄正盘膝而坐,在一座恐怖的神阵之中修行,神火环绕身躯,淬炼身躯。

就在这时,正在修行的王霄陡然间睁开了眼睛,一道极其可怕的双眸穿透一切,望向前方,只见那里,出现了一位修行之人,天焱城城主。

天焱城城主只感觉眼睛一阵刺痛,从王霄的眼眸中,他感受到了一股霸道至极的睥睨之意,使得他的心脏颤动了下。

“你看出来了?”王霄开口说道,他感知到对方在那,而且,窥视了数次,再加上之前他们的一些谈话,他知道对方看出了端倪。

“你不是王霄。”天焱城城主开口说道,心脏怦然跳动着,像他这样的顶尖人物,此刻竟也有些紧张。

他对王霄太熟悉了,那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,一举一动,他都熟悉,哪怕对方在他面前都刻意伪装,但还是无法骗过他,有些东西,是伪装不了的,譬如他的那股睥睨气质。

王霄身上,没有。

王霄依旧端坐在那,目光盯着天焱城城主道:“你猜不到我是谁?”

话音落下之时,一股恐怖的帝威威压而下,笼罩着这座大殿,使得天焱城城主感觉到窒息,心脏跳动更加剧烈。

“或者说,知道是我,不高兴?”对方继续开口说道。

“不敢。”天焱城城主躬身回应,那股威压之下,他身体趴下,跪在地上,道:“参见先祖。”

他的声音略有些颤抖,态度恭敬,无比虔诚。

王霄之死,虽然他有些失落,甚至有一缕恨意,毕竟是他的孙儿。

但很快,另一种情绪便压过这些,先祖天焱大帝,重生归来。

对于天焱城而言,天焱大帝,他比王霄重要太多。

他对王霄给予厚望,不就是为了让他有朝一日能够成帝,带领天焱城走向辉煌。

如今,大帝归来,天焱城,自当恢复往昔荣耀。

而且,天焱大帝能够带给家族的一切,远非王霄能够比拟的,将来大帝恢复巅峰实力,或许能主宰七界。

他如何能不激动。

“起来。”天焱大帝淡淡开口:“你也是我王氏家族,不必如此卑微,在外,我依旧是王霄,你是天焱城城主。”

“明白。”天焱城城主点头。

“恩。”天焱大帝颔首,然而天焱城城主依旧还站在那,他便问道:“还有何事?”

“先祖,叶伏天以及紫微星域之事……”大帝归来,他却依旧惦记着叶伏天,可见对叶伏天的恨意。

“我会解决。”天焱大帝淡淡回应,如今,只是不方便出去而已,等他修行一段时间,可以对外宣称境界提升,实力进步。

届时,先灭了紫微星域,也无不可!